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观家园

刀在砺上磨,人从难中炼。平凡出伟大,乐观变少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尹道乐 男,中学高级教师,1940年12月,出生于湖南永州。汉族,大学本科毕业,曾任中学校长。退休后移居上海市。长期从事教育管理工作,把教育作为毕生的事业,敬岗乐业,学而不厌,精益求精,不断进取。多年来积累了丰 富的教学及管理经验,努力探索新时期体制改革,学校教改取得了显著成果。且在健康长寿方面著述颇丰,专办讲座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精编]《镐京风云》(又名<褒姒传奇>)第二场:节外生枝。尹道礼乐。2011.10.05  

2011-10-05 21:34:01|  分类: 道礼乐编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标题字幕: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节外生枝

[第2场剧情简介:节外生枝。是情节的发展,褒娰貌美倾城,成了纨绔子争夺的对象。其中男主人公褒洪德为救父出狱,遍访美女,以进献幽王。写了三个男人与一个女人的争夺战。男女主人公的初会场景,男才女貌,两情相悦,暗示了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这一最佳选择的多灾多难和迂回曲折的或喜或悲的最终结局!……]

【换景】(“褒府”内寝,褒夫人斜躺床上……

婢女:(捧盘盂推门进来)请夫人喝了这杯莲子汤吧。(夫人接过杯喝了几口,放下,呆望着叹气)夫人,您要想开点,莫愁坏了身子。老爷并未犯什么大罪,不久就会释放出狱的。等少爷回来,商量个主意救老爷出来要紧。(洪德上)哦!少爷回来了。(夫人坐起)

洪德:(进来作揖)母亲,孩子回来了。您老人家身体好些了吗?

夫人:为娘的没什么,只是日夜思念你爹,如今几个月,还不见释放出狱,不知是何缘故?

洪德:母亲,请别着急!父亲在牢狱之中,自有孩儿从中打点,是不会受苦的。现在孩儿想了个主意,正要和母亲商量呢!

夫人:你有什么主意?快快说来!

洪德:现今幽王无道,亲信奸佞之臣,排斥异己。忠义之臣,辞官退位的很多,怨声载道。虢石父、尹球一班奸臣,专投幽王之所好,四方求美色,以娱幽王。儿昨日从乡下经过,访得一名美女,名叫姒儿,年方17岁,虽是渔家女儿,却长得姿容盖世……

【换景】(褒城乡间,大河边柳荫之下,系着二三只渔舟,岸旁山边的桂花树下,有一家酒家店,飘出一面“酒”旗。一条大路,往酒店门前弯过去。大路上车马行人,络绎不绝。河中出现一只渔船,姒大正在张网捕鱼,姒儿忙从网中捉鱼,父女二人,哈哈大笑状。一会儿,渔舟近岸定船。)

姒大:(身背篓从舱中出来,回头道)姒儿,爹上岸卖鱼去了,没事你躲在舱里,切莫出来!

姒儿:(探头出来,应声)嗯。(一会儿又捧个盆儿,出船头洗衣裳……)

洪德:(从酒店出来,一心望着河边。忽见姒儿正在船头洗衣,见四下无人,故意走到河边柳树下,注视着她。姒儿洗完衣,站起身来,偶一回头,正望见洪德。两下四目相对,彼此打量,默默含情,只恨相见太晚。郎才女貌,一见钟情。忽然一群鸭子游过船头,正在戏水追逐交欢。姒儿脸一红,急忙进舱去了。洪德呆望一会,不禁心中欢喜,信步回到酒店,与店主赵大伯嘀咕了好一阵,才作别上马而去……复原景)

洪德:我昨日从乡下经过,访得一名美女,名叫姒儿,长得天姿国色,容貌无双。如能买得此女回来,教她读书识字,习以礼仪,然后献给幽王,请赦免父亲之罪,这就是从前散宜生营救文王出狱之大计啊!

夫人:(转忧为喜)我儿此计甚好!事不宜迟,明日多带些银钱和布帛前去,必须买得此女回来,以后再行贿于虢石父老贼,只有打通这个关节,求他从中调停,才能救得你父。

洪德:母亲言之有理,孩儿明天就去办。……

【换景】(沿河一条大道上,车马行人往来不绝。姒大身背鱼篓,扬扬洒洒地大步走来,……

赵伯:(正在门外张望,一眼望见姒大,便喊道)姒大,你来!

姒大:(抬头看见)大伯叫我有事吗?回头就来。(转身走下了渔舟。一会儿从船中出来,拍拍身子上岸,大步迳往酒店走来。)

赵伯:(在门口等着)今天我叫你有事商量,请进里间面谈吧!(回头向伙计示意,但见外间厅上,有酒客数人,正在饮酒闲谈。二人来至里间雅座内,赵大伯将门闭上)

赵伯:请坐,(顺手斟上一杯茶给姒大)

姒大:赵大伯,今日叫我有何事情?

赵伯:我来问你,不知你闺女今年几岁?

姒大:她今年已满17周岁,你问这个干什么?

赵伯:今天我有几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?

姒大:(愕然)大伯一向待我甚好,对我照应甚多,我真心感激!今天有何言语,尽管说来。

赵伯:我是说……休怪我直言,你家闺女年已长成,而且出落得如花似玉。有道:“树大招风,花香引蝶”。这是容易招惹麻烦的啊!你还记得上月闹船的事吗?……

姒大:(懵然一阵头晕,回忆起上月闹船之事……

【换景】(一纨绔子,带领一班恶少,来至柳荫下,故意调戏姒儿,自然有些不三不四的话……

恶少:买鱼呀!买鱼呀!(嘻皮笑脸地嚷着)

姒儿:(出来)这里没有鱼,到别处去买吧!

恶少:我家公爷就是想买你这条“美人鱼”!快叫姒大出来!

姒儿:我爹不在,卖鱼去了。

恶少:那也好!我家公爷,是来相亲下聘礼的。快将船摇拢来,让公爷上船去与你谈谈也好。

姒儿:无耻!(便躲入舱去)

纨绔子:(对二恶少使眼色,示意他们下去……

【换景】(这时二恶少,遵命扎脚下水,刚拢船边,想趴上船去,冷不防姒儿一篙甩来,双双被打落水中。姒儿顺势,将船撑开,竟往河中去了。此时岸上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。突然姒大从人群中出来,便冲下河去,抓住一恶少,直往水里按:转身又抓住另一恶少,打了两拳。岸上观众,呐喊助威,有的举起拳头,喊着:“打得好!打得好!……”

纨绔子:(见势不妙,便指挥恶少们慌忙逃窜之状……。)

观众:(兴奋地举起拳头,骂道)这班畜生!若敢再来,我们就打死他!……(复原景……

姒大:(两手捂头,惊醒过来)噢!记得,记得。下次他们胆敢再来,我就揍死他们!

赵伯:哎!话虽如此说,岂不招灾惹祸吗?俗话说: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。”依我看,何不为闺女选个好人家,也好了却你的心愿,免却许多烦恼,你说是吗?

姒大:大伯说的是。只是我父女相依为命,如何舍得分离。况且选个好人家也难呀,哪有称心如意的人家?

赵伯:我也为你想过。现有一户人家,我看最为合适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……

姒大:大伯且说无妨,只要是忠诚厚道之家,可以商量商量嘛。

赵伯:此人是当今官府人家,名叫褒洪德,褒少爷。他父亲褒珦,任朝中大夫之职。原籍也是我们褒城人,在乡下有他的房屋田庄。因五年前提升为京官,这才迁居到京城去的。

姒大:哎,哎!想我们是贫民百姓,怎能高攀官府门第!况且现今当官的,哪个不是黑心肠,所谓“天下老鸦一般黑。”我看这门亲,我是高攀不得的呀!

赵伯:你的意思我知道,可我的话还未说完,你就发急了。你说当官的,个个都是黑心肠吗?那也未必。我说哪个朝代没有忠臣和奸臣,没有清官和贪官呢?这是不可一概而论的,是不可将黑老鸦来相比的。就说褒少爷吧,他是忠臣的后代,为人正派,知书达理,又肯助人为乐,绝不是那班纨绔子弟可比的。只因褒珦大夫为人正直不阿,被奸臣诬陷入狱。褒夫人日夜思念,想买个聪明伶俐的姑娘作义女,以便朝夕相处,而不孤独寂寞。又因褒少爷,为人直爽,洁身自爱。褒夫人想为他娶个媳妇,可总是高不成,低不就,不中褒少爷的意,所以至今尚未娶得媳妇。

姒大:我的意思是,不如选个普通人家,只要为人忠厚正派,讲义气的人就好,不用去攀什么高枝。

赵伯:如果选个普通人家,是好是坏也很难说。再说普通人家没有高墙深院,女儿家难免不抛头露面。如是一般品貌的女儿,倒也罢了,谁叫你的闺女,偏偏出落得如同出水芙蓉,难免不会招惹那些有财有势的人眼热,到头来不知还会发生什么祸事!俗话说“好鸟鸣高枝。”依我看来,若能选个清正廉洁的官府大户,倒可保住不发生祸事哩!

姒大:这么说来,那就难了……又不知褒少爷能看中我女儿吗?

赵伯:是了,只因为上个月,发生了闹船事故,褒少爷知道后,还来探听过呢?实话对你说,就是他拜托我说这个事的。正是:“人怕出名猪怕壮”。你闺女的美名已经传扬开了,我想以后来求亲的,不是张府,就是李府,兴许还会引起朝庭,派人前来选美呢!麻烦的事,就会接踵而来的呀!

姒大:(睁大眼睛,听得出神,不由喊出声)啊呀!这又如何是好呢?真不该错养了这个乖女儿!

赵伯:我是为你着想,趁早了结这桩心事,免得招灾引祸。这事除褒少爷外,别的人家我是不敢恭维你的。(姒大点头,表示依允)说话千遍,不如见面。我看哪天,褒少爷来小店时,我知会过来一下,最好当面谈谈,你说好吗?

姒大:多谢大伯为我操这份心!我还有事,这就告辞了。……

【换景】(赵伯酒店,有几桌客人在饮酒之状……纨绔子带领随从人等来至酒店饮酒……并指派一名随从出去……随从来至河边张望……姒大背着鱼篓,从船上下来。随从迎上前去……

随从:姒大哥,今天算你运气好!你的鱼我全买了,跟我去酒店拿钱。(姒大迟疑一下)跟我来呀!……(来至店里)喏!这就是我家肖大爷,当今褒城县太爷的长公子。(另一随从忙起立,摆手)

肖大爷:姒大哥来了,快请入席,先喝杯酒再说。

姒大:(不理睬,转向从人)你说来买鱼的,要什么鱼,就拿钱来成交吧。

随从:先别急,我们肖大爷有的是钱,今天请你来是有事跟你商量的。

姒大:闲话少说,有屁就放。有什么事,你就快说。你不买鱼,我就走了。

亲随:姒大哥,你真忙呀!我说算你走运,我就直说了吧:我家肖大爷,看中了你的闺女,今天特地找你来,跟你提亲,下聘礼的。你要多少财礼都行,保你闺女以后有享不尽福,能攀上这门姻亲,是你的造化,往后你也会沾光不少呀!

姒大:哼!原来是你们在做圈套。我没有什么闺女卖,你们去别处找吧!(说着就往外走……

(纨绔子肖大爷使个眼色,两个打手上前,拉住姒大)

随从:你别走,有话好说呀!

姒大:我没什么话好说,让我走哇!(一拉一推)

打手:好歹你得说清楚再走!(互相推拉)

姒大:我一百个不答应,你们想要怎样?

打手:好哇,今天赏你脸,你不识相!你不要“敬酒不吃吃罚酒”!(紧拳头模样)

姒大:难道你们不讲理,想打人吗?

赵伯:(这时忍不住了,忙走来劝解)有话好说呀!别伤了和气。我说呀“强扭的瓜不甜”嘛,既然别人不答应,也就算了呗,难道世上就找不出更好的姑娘来吗?

酒客甲:(愤怒地站起)是呀!赵大伯说得对,你们就别吵了,好不好?

酒客乙:(也忿怒不已)订亲岂有强迫别人的道理,这不是仗势欺人吗?

纨绔子:(见众怒难犯气冲冲地叫道)算了,算了!(一摆手)走吧!(回过头来,狠狠地瞪了姒大一眼)

众酒客:(都大笑起来)哈哈,哈哈,哈哈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0)| 评论(7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