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观家园

刀在砺上磨,人从难中炼。平凡出伟大,乐观变少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尹道乐 男,中学高级教师,1940年12月,出生于湖南永州。汉族,大学本科毕业,曾任中学校长。退休后移居上海市。长期从事教育管理工作,把教育作为毕生的事业,敬岗乐业,学而不厌,精益求精,不断进取。多年来积累了丰 富的教学及管理经验,努力探索新时期体制改革,学校教改取得了显著成果。且在健康长寿方面著述颇丰,专办讲座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[原创东周历史故事剧]《镐京风云》第13场:风云突变。尹道礼乐 。2011.12.22  

2011-12-22 15:14:33|  分类: 道礼乐编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13标题字幕:        13.风云突变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。尹道礼乐 。

[ 《镐京风云》第13场:风云突变剧情简介这是矛盾激化的高潮部分上场写了申侯联合戎军,举起义旗,先昭示天下,历数幽王无道,天怨人怒,申明大义,然后围城攻镐。前是因,后是果。本场写朱彪弃暗投明,里应外合。而幽王自恃英武无敌,意欲偷袭,反中“空营埋伏”之计。正所谓:“兵败如山倒”,义军一举攻下镐京。幽王落荒而逃,竟遭到泾河艄公的讥笑:“你忧我不忧,你亡我不亡”。人心向背,由此可见。自古骄兵必败,昏君必亡。幽王遭到戎主的砍杀,乃咎由自取,理所当然。多得申候宽厚仁慈,不记前仇地说:“他们孤儿寡母,自寻短见,也是可怜之人。可就地掩埋,到此为止,不再追究”!这就为褒姒母子的逃脱,洪德、褒姒一对有情人的结合,暗设伏笔……至于故事情节还会有怎样的发展?怎样才会使得珠圆璧合呢?给人留下了无尽的深深回味……]

【场景】(“褒府”厅堂,褒珦、洪德、朱彪三人,正在议事之状……

朱彪:(看完申侯信后,满心欢跃)哈哈!我朱彪早想弃暗投明,只是恨无门路,如今申侯来信,要我们起义,以作内应,正中下怀,不知褒大夫有何计议?

褒珦:朱将军同意起义,那就太好了。我们马上回信给申侯,将城中情况告之,好让他们做好准备。申侯的信使,尚在我府专候回音,还得请将军送他出城。

朱彪:这个容易,正好是我担巡城守卫之责。我想明日五更,将我的右军旗号,全部换成“申”字旗号,听从申侯调遣,以接应义军入城——这个,大夫在信中,也要写明。

洪德:我想,如果戎军入城后,必有一番骚扰,那时鱼龙混杂,玉石不分,难免不误伤好人。我想了个主意:就是我们预制一些小红旗,今晚派人,去各官府门前插放,凡旗上写有“申”字的,就是忠臣善良之家,请他们不得骚扰!这个也要写入信中。

褒珦:好!我马上修书,你们也请各作准备。申牌时,请朱将军前来送投书人出城(朱应下)

【换景】(郊外北风猎猎,军营飘着“申”字大旗。

投书人:(匆匆上来入营)禀报主公,小的回来了。现有回信,请主公观看。

申侯:辛苦了,你暂且下去歇息吧!(展书观看……大喜)这下好了,快备马来!(匆匆上马而去)

【换景】(戎主营帐,“戎”字旗在晚霞中,迎风飘拂。申侯策马来至帐外下马,自有戎兵报知。

戎主:(迎入帐内,早已点上蜡烛)申侯如此匆忙,有何要事相告?

申侯:请先看信。(戎主看信,申侯在入神思考……)

戎主:这下好了!省得每天去攻城。

申侯:王军在明早四更出兵前来偷袭,烧我营寨;那我们就来个“空营埋伏”之计。令将士先撤出营盘,各人左臂系条白巾,好作记认,但见火光起时,便冲杀出去,你意如何?

戎主:对!此计大好。事不宜迟,你我赶快传令,叫各人早作准备。趁此机会,攻下镐京!

【换景】(镐京城笼罩在一片夜色苍茫之中,忽然响起打更声……一会儿,有犬吠声,人群骚动声……良久,城门隐隐约约开处,残月下,依稀可见,一队队王军,出城之状……马衔草,蹄包棉……在半轮斜月和数点疏星闪烁下,郊外一座座营帐,在朦胧夜幕中依稀展现;军旗在晚风中飘拂。忽然火光四起,号角声、喊杀声响成一片。在火光中,隐隐约约可见,两军鏖战,王军败退之景状……天色渐明,火光熄灭,战斗仍在继续。

【换景】(此时,天已大明,戎主率领一队将士奔来,见到申侯,便洋洋得意地炫耀。)

戎主:这仗打得爽快,管叫他们片甲不留!(忽然,见虢石父在督战……)

申侯:(对戎主)你看,那边执黄旗指挥的人,就是虢石父奸贼。

戎主:(指挥戎将)你去将老贼杀了,记你一大功!(戎将领命前去索战,虢石父来不及躲闪,只得硬着头皮,挺刀交战,斗不数合,就被斩了。王军见虢已死,阵营大乱,纷纷逃窜。另一边,王军一将与戎将酣战良久,也被所杀。王军欲逃进城去,但见城头上尽是“申”字旗号,不敢入城,少数绕城逃奔,大多举手投降。)

【换景】(戎主来回指挥督战,忽然望见高坡上,有一队王军。军旗下有打着黄伞盖的人,料知必是幽王无疑,遂指挥戎军,包围上去……

戎主:(大叫)不要放走昏王!

幽王:(正在高坡上观战,忽见戎兵围将过来。戎主执刀迎面奔来,即命尹球接战;自己持弓欲射杀戎主,不料两手发抖,数箭不中,最后一箭,反而误中尹球落马,被戎主立杀。见势不妙,指挥卫队突围,边战边逃,戎主紧追不舍。突然卫队中一将回马挺刀,迎战戎主,两下杀得难解难分……)快逃,快逃!

【换景】(幽王趁此机会,指挥余军往城边逃去。但见城门大开,城楼上到处插满“申”字旗号;城上军士大喊“逮住昏王,逮住昏王!……幽王不敢入城,只得落荒而逃。逃至泾河渡口,见河中有人撑渡,船上载有数名群众。

卫兵:(大叫)艄公,快撑船过来,把幽王渡过去!

艄公:(将船稳住)什么幽王!为何至此?

卫兵:是周幽王,当今万岁爷在此。后面有戎兵追来,快撑船来渡幽王过去,一定多给你银两酬谢。

艄公:哦!原来是这样嘛,哈哈哈哈!“你忧我不忧,你亡我不亡!”你们听着:

字幕:    “幽王,忧亡。好不荒唐!年年催贡逼粮,害得百姓好苦,忍饥挨饿逃荒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幽王,忧亡。既忧且亡!你们花天酒地,吃得大肚肥肠。如今你喊救命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请问天公上苍。(指天)如果皇天开眼,我才救你幽王。你忧我不忧,你亡我不亡!”

(船上民众,七嘴八舌地跟着起哄,嚷着、笑着。艄公竟将船撑到对岸去了。)

【换景】(一霎时,乌云骤起,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,把幽王将士弄得晕头转向!这时候戎主率领戎兵,赶至河边,像天兵天将一般,冲杀过来,杀得王军落花流水。戎主直取幽王,战不数合,将王斩于马下。……

【换景】(戎军大举入城。危城中一片紊乱之景:戎兵所到之处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;众百姓扶老携幼,哭叫连天,乱纷纷地从南门奔逃出去。……

【换景】(申侯带领军众,直奔宫中。自有宫女多人引导,来至冷宫,救出申王后娘娘。兄妹相见,不觉泪如雨下,……

申侯:(对军中头目)你们驻守宫中,尤其是管好库房重地,不得乱杀无辜,不得抢掠财物。违令者斩!

头目:是!众弟兄听好:不得……不得……,否则军法从事!

【换景】(一班戎军,来至宫中,抢掠财物,搜寻女色,并随意杀人,放火焚烧宫殿;另一班戎军,强抢妃嫔、宫女数十,拉走、哭喊、呵斥之状……简直惨不忍睹。

【换景】(戎主带领一班随从,来至宫殿门前,恰遇申侯从殿里出来)

戎主:(相见致意,并自鸣得意地)贺喜申侯,马到成功!昏王终被我所杀!夺了头功!

申侯:(大惊失色)唉呀!这……这是我的罪过哇!

戎主:怎么啦!杀了昏君,大快人心,何罪之有?

申侯:(无可奈何)现王上的尸首在哪?

戎主:在哪?……(转问左右)戎将:在泾河渡口。

申将:(急匆匆地前来)禀报主公,据说幽王被杀,暴尸渡口。

申侯:知道了。(申将退下欲走)回来!你带些人,去泾河渡口,将王上尸首盛殓,派人好生看守。待战事平息,再发丧殡葬。(申将应“是”)(转向戎主)你来看!(指向几处尚未熄灭的火焰)这满城的烧杀抢掠,残害生灵,这能行吗?真是:“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”啊!久闻戎主,令出必行。望即下令,禁止种种暴行,以安百姓才是!

戎主:(尴尬地)申侯言之有理,我这就去下令禁止。(拱手而去)

申将:启禀主公:我等搜遍宫中,不见褒姒母子。听说他们母子早已投井自尽了。只在井边发现妇、童绣鞋两双,据认正是褒姒、伯服之鞋。

申侯:算了,算了!他们孤儿寡母,自寻短见,也是可怜之人,可就地掩埋,到此为止,不必再去追寻;你带些人,赶快去扑灭宫中之火要紧!

申将:是!(带领兵丁而去)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11)| 评论(9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