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观家园

刀在砺上磨,人从难中炼。平凡出伟大,乐观变少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尹道乐 男,中学高级教师,1940年12月,出生于湖南永州。汉族,大学本科毕业,曾任中学校长。退休后移居上海市。长期从事教育管理工作,把教育作为毕生的事业,敬岗乐业,学而不厌,精益求精,不断进取。多年来积累了丰 富的教学及管理经验,努力探索新时期体制改革,学校教改取得了显著成果。且在健康长寿方面著述颇丰,专办讲座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母子债(独幕古装剧) 。尹道礼乐 。  

2010-05-10 15:51:15|  分类: 道礼乐编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母子债    (独幕古装剧)            。 尹 道 礼 乐  。

 时间:现代;  地点:某县衙。    人物:蔡猛子夫妻、蔡母、壮妇、县官、师爷、地保、衙役等。

幕启:某个县衙前,来了两个妇女,一老一壮。壮妇上前击鼓……

 换景(县衙公堂上悬:“明察秋毫”的匾额。七品芝麻官古装升堂。衙役们一阵吆喝,排列两边。师爷坐于公案之侧状……。

县官:带击鼓人上堂!(一衙役带二妇进来,跪地)你们有何冤情?从实诉来!

壮妇:这位老婆婆是蔡猛子的母亲。只因蔡猛子不愿养娘,她已饿了两天,是我念在邻居分上,留她在我家吃了两餐,但这不是长久之计,因此带她前来告状。求老爷作主明断!

县官:岂有此理!世上哪有儿子不养老娘的道理?来人!(应:“在!”)你去传蔡猛子上堂。

衙役:报告老爷;衙门里没有电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县官:什么?堂堂一个县衙,没有电话,成何体统?

衙役:启禀老爷:我们这里还没到打电话的时代呢!    县官:哦!这也难怪。那你就得跑腿,与我去传蔡猛子上堂。(是!)老人家,你两个都起来,先坐一会。等蔡猛子来了,问个明白,再与你们公断。(衙役带蔡猛子上堂,跪地……)    县官:你是蔡猛子吗?(应:“是的!”)你为何不养母亲哪?     

蔡猛子:我娘养了我八年,我也养娘有八年了,岂不是还清债了?请老爷明断!

县官:嘿嘿!你别瞧我是个七品芝麻官,凡芝麻、绿豆大的事情,我都要管。你长这么大了,你娘何

止养你八年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蔡猛子:是的,这笔账没算错。不信请问我娘?

县官:老人家,你说话,你儿子这个账,算错了吗?

蔡母:没错,没错!我是养他八年。他刚上九岁那年,因我家遭受灾害,就将他送与姨妈带大的。后来他姨妈去世,就回来干活,又娶了个媳妇。如今我老了,不能做事,全靠他夫妻养我,已满八年有余。现今他们说,还清债了,不愿养我,叫我靠谁?(说着不禁掉泪抽泣起来了!)

县官:哦!原来是这样。这笔帐是没有算错呀!不过……

蔡梦子:(欣喜起来!)我的债已还清,以后她老人家靠谁养,我就不管了。

县官:(邹眉苦思状)这个……这个……哦!老人家,我来问你:这个儿子是你亲生的吗?

(“是呀!”)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吗?(“是呀!”)你生下他时有几斤重,你老知道吗?

蔡母:不知道,没称过。不过听接生婆说,大概有四五斤嘛。

县官:好!少算点,就算有四斤多吧。来人呀!(“在!”)你去拿把菜刀来!(“是!”拿刀上)这笔帐也得算,将蔡猛子身上的肉,割四斤多下来,还给他娘!(差役执刀凶狠狠地要割肉之状……吓得蔡猛子浑身发抖,磕头如捣蒜之状……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蔡猛子:请大老爷开恩!请……!不要……

蔡母:(忙跪下求情!)请老爷开恩!不要割我儿的肉,我情愿饿死,也不要我儿还肉呀!

蔡猛子:(哭丧着脸!)我的娘呀!你要救我,我愿养你,养老送终!养……!

县官:好!你愿养老送终;你娘也不要你还肉,那就好!不过,口说无凭,必须立个字据(示意师爷

以后如有反悔,还得割肉还债!哦!我看,也要有个公证人到场才行。你们这里有妇联吗?(“没有!”)有工会吗?(“没有!”)有居委会吗?(“也没有!”)   

县官:(摇头叹息!)唉!你们这里太落后了!什么组织都没有!难怪这种忤逆不孝的事情,老是发生!

壮妇:我们这里有人说:“现今时代不同了,只讲发财,还讲什么道德?”

县官:岂有此理!时代不同,就不讲道德了吗?我看这种人即使发了财,也是不义之财。他们必定是:为官就贪,为商就奸,为民就刁!发混账财的人,是一害国家,二害百姓,三害自己——到头来自己不得好死!你们说是不是?

壮妇:是的,是的!老爷说得对。哦!我们街坊有个地保,是群众选出来管事的,可以作公证人吗?

县官:地保,管事的。那也可以嘛!来人!(“在!”)去传地保前来作证。(“是!”)

(旁白——)原何地保不管这个事呢?

地保:(随差人上场……念白:)我是地保,断事公道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。每天东奔西跑,却是酒足饭饱。(进入公堂作揖状……)   地保:晚生张三见过县太爷!不知唤晚生前来,有何事吩咐?

县官:你就是地保?(“是!”)你们这里,发生蔡猛子不养亲娘的事情,你知道吗?(“知道!”)那你为何不管?     地保:这个嘛……哦!古语云:“清官难断家务事”。何况我不是清官,他家既没请我过吃饭,又没给我发过红包,我何必狗拿耗子——多管闲事?

县官:原来有人请吃或给红包,你就管;不请吃,不给红包,你就不管。是吗?

地保:是的。如今社会上就时兴这套:“有酒有肉有人情,无钱送礼事难成”。何况我又是不拿国家俸禄的,与人断公道,吃他餐把饭或受他个把红包,比起那些吃国家俸禄的人来说,也不为过分呀!

县官:(点头!)哦!这也难怪!如今的世道(摇头)唉,真难说呀!今天叫你来,签个字作证。只因蔡猛子不养他娘,如今愿养了,就好!但必须立个字据为凭,以后若有反悔,即可扭送他来县衙,割肉还债。(对师爷)将字据念给他们听。

师爷:(念)“立字据人蔡猛子,今后我愿赡养我娘,养老送终。如有亏待老娘的事情发生,任凭割肉还债。立字人:XXX  公证人:XXX  邻居:XXX   X   年X  月 X  日”你们都过来签字!

蔡猛子:我不会写字,请大老爷开恩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县官:噫!你不会写字,为何算账又那么精呢?

蔡猛子:本来算账我也不会,是我老婆教的。

县官:看不出,你倒有个“好老婆”呀!来人!(“在!”)快去传他老婆上堂。

(“是!”)你们证人、邻居先签字吧。(蔡妻随差人上堂……衙役呼叫:“跪下!”)

          你是蔡猛子老婆吗?(“是的。”)蔡猛子不愿养娘,是你教他的吗?

(“不,不是的!”)蔡猛子,你说说看!

蔡猛子:是那天,她问我:娘养我到几岁,就送给姨妈带了?我说:上九岁那年就送给姨妈带大我的。

       她教我算账:娘养我八年,我们也养娘八年了,岂不还清债了,以后就不该再养娘了。我家的

       事情都得听我老婆主摆的,如果我……

县官:蔡猛子老婆,这个账分明是你算的!(蔡妻低头不语!)这字该由你来签,以后谁亏待老娘,就割

      谁的肉还债!签字!(蔡妻被迫签字状……)退堂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剧 终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8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