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乐观家园

刀在砺上磨,人从难中炼。平凡出伟大,乐观变少年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尹道乐 男,中学高级教师,1940年12月,出生于湖南永州。汉族,大学本科毕业,曾任中学校长。退休后移居上海市。长期从事教育管理工作,把教育作为毕生的事业,敬岗乐业,学而不厌,精益求精,不断进取。多年来积累了丰 富的教学及管理经验,努力探索新时期体制改革,学校教改取得了显著成果。且在健康长寿方面著述颇丰,专办讲座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四、水镇赌鱼  

2010-04-06 15:14:26|  分类: 欢乐之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水镇赌鱼

说起董冬欢的其人、奇事、奇遇、笑话,还有许许多多,但最重要的令他终生难忘,又令他终生受益的一件事,便是在水镇赌鱼。

一个六月暑天,艳阳高照。冬、香夫妇二人利用周末,想看看自己的证婚人,一同下乡的上海知青陈祥,便起个大早,坐车45里,来到水镇购物。由于赶集的人很多,真是摩肩接踵,挥汗如雨啊!二人一不留神走散,弄得你寻不着我,我寻不着你了。

董冬欢挤进水镇农贸市场,花10元购了一条大草鱼,手里拿着鱼正往回走,忽见有一大堆人围着在做什么?他好奇心起,反正闲暇无事,倒不如也挤进去,看看热闹,只见一个庄家,手拿两个洋碗,迅速移动并罩住了一个1角钱的硬币,旁边有数人在下赌注,看哪个碗罩住了硬币者获胜,翻倍赔偿。

冬冬见有几个人,一会儿,便很轻而易举地赢了数十上百元。他心里痒痒的,摸摸口袋,尚有2张百元大钞,便拿出一张“四大伟人”来,迅速下注。本来是先看准了那只罩住了1角硬币的洋磁碗的,但谁知庄家一打开碗盖,角币便不翼而飞,这100元真是输得冤枉;他不服输,于是又掏出另张“伟人”来下注,想翻本,以便迅速离开此不祥之地,谁知又输了个精光。这下可惨了!再想翻本,可是身无分文,怎么办?手里只有这条准备给小陈送礼,价值10元的草鱼,便问庄家:“能否把此鱼就作10元下注?”庄家说:“可以。”冬冬此时硬是成了个拎不清的“港督”(沪语:大蠢包),鬼使神差,便以手中的草鱼来下注,其结果可想而知,又输了个零打光,连手中的鱼儿也不翼而飞。

且说梅香乐一时找不着丈夫冬冬,选购了些香蕉、苹果之物,以准备给在水镇工作的证婚人陈祥小律师送礼,也来到了这多人围观之处。她见有人居然敢在闹市旁开赌,便拨打110报警。水镇警员迅速布防合围,把赌徒抓上警车,送往派出所。经过一一审讯,还供出了个暗藏在地下开六合彩的大赌头,据多人举报揭发,大赌头还牵线香港的白小姐,据说乃白崇禧之女,几天功夫,抓了赌徒数十人,收缴了赌资数百万,铲除了水镇长期以来,隐藏在地下的利用六合彩赌博的一大毒瘤。后香香因报警有功,受到了嘉奖。

“怕老婆真有福!幸好有了美香香,我这才脱了厄运!”董冬欢经教育释放后,对人无不感慨地说,“真是好人有好报,因祸得福,遇难呈祥呀!”冬冬从此改正恶习,再不参赌,见赌远走,与赌绝缘!

再说冬、香二人拿着两袋水果,来到陈祥家午餐。冬冬说起今天手中的草鱼不翼而飞的事,更是给一桌请来聚会的知青们,增添了许多笑料。陈祥之妻现任岭南县民族一中的教师——知青张美美,心直口快地说:“庄家的手法极快,而且这洋铁碗上有磁铁,把硬币吸住了,又有几个托儿作掩护;你一个‘大猪头’,怎么玩得过人家‘大赌头’呢?这叫做有多少输多少——通杀!”

“原来如此,输得真冤呀!”冬冬道。陈祥见多识广地说:“还有地下六合彩,叫人猜12生肖之谜,共设49个码,买码中奖者,赢1翻赔40倍,更是叫人输得做工无心,倾家荡产!又有多惨呀!”

吴龙道:“难怪乡下农民编了这么几句顺口溜:党心散,民心软,社会问题一大摊:住房难,看病难,上学难,青年就业、对象难,出外打工不回还,丢下老弱和病残。不收税,不催粮,干部下来无事干……”于是大家你一言,我一语地议论起当前最关心的党风、民心的敏感话题。

曹贾说:“难怪有民谣说:干部来了怎么办?甲鱼王八馋一馋;酒足饭饱怎么办?带到舞厅转一转;一身臭汗怎么办?桑拿池里涮一涮;涮完以后怎么办?找个小姐按一按;按出情绪怎么办?拉出小姐聊一聊;聊完以后怎么办?你说咋办就咋办……!”谈到公款吃喝屡禁不止,一年一万个亿的问题。

肖新接说:“有道是:一路春风一路歌,走到哪里哪里喝,喝坏了党风喝坏了胃,喝得单位没经费,喝得夫妻背靠背。村干一年喝头大水牛,乡干一年喝台大铁牛,县干一年喝掉一座小洋楼。”

冬冬也接嘴道,“君不见农民:白天握锄头,夜晚靠枕头;抹牌加麻将,喝酒猜拳头;广播断了线,电视断了电;剧团散了伙,行头都霉变;精彩节目难得见,打打杀杀人怕见!……”

香香赶紧打断冬冬的话巴:“你少说两句行不行,叫人上纲上线,还不是在攻击党和社会主义,往农民脸上抹黑!不打成你个‘死右派’才怪呢?”妻子的话,深深戳疼了冬冬的伤疤,简直是在他的伤口上撒了一把盐。(施 评:写的是实际问题,不知何时能改变?虽是戏言,写出了社会风气中确实存在的问题。如此直白,当心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!)

“妻管严又来了吧!”大家嘻嘻哈哈,你一言我一语地说,“怕老婆会发达,怕婆娘是福啊!”“对老婆要三从四得啊!”说得冬冬面红耳赤,抬不起头来。

此时,女知青陆珍忙把话题扯开:“我来提个问题,到底是老婆好,还是什么好?”

曹贾说:“老婆不如高官,还是高官好;”陈祥说:“高官不如高薪,还是高薪好;”医生肖新接着说:“高薪不如高寿,还是高寿好;”吴龙说:“高寿不如高兴,还是高兴好。”这时正在一旁做作业的小美美头也不抬地说:“高兴不如高分,还是高分好!”

“还是小美美说得对!”知青们都哈哈大笑,有的笑得尽往前伏,有的笑得直往后靠,有的笑出了眼泪水,有的笑得捧腹,直喊肚子疼,……最后众口同声道,“还是高分好,还是高分好!”

酒醉饭饱之后,祥、美夫妻从岭南一中后门,送冬、香二人出到马路边,让他们搭顺路车回大镇去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